当前位置: 青山知识文库网> 现代名句 > 形容半夜打呼噜的句子,人到中年,有一种夜,叫不能寐

形容半夜打呼噜的句子,人到中年,有一种夜,叫不能寐

发布日期:2021-09-15 11:26:44 来源: 编辑: 阅读: 2474

洞见(DJ00123987)——不一样的观点,不一样的故事。

洞见原创,尊重知识、尊重版权,转载请私信联系授权。

欢迎各位读者转发、点赞、分享

作者:洞见Ezreal

一切都太快了,快到白天不够用,快到晚上不敢睡。

今年年初,一条标题为“80后创业明星茅侃侃自杀”的新闻引发热论,大家关注的焦点是那顶沉重的“80后创业明星”帽子,殊不知这一年的茅侃侃,已然是35岁的中年男子。

人到中年的现实,就是上有老,下有小;就是环顾四周,都是依靠自己的人,却没有自己能够依靠的人。

一位茅侃侃生前的好友告诉媒体,“他长期受到失眠的困扰,对咖啡很依赖,也许他的压力,我们都无法去感知。”

其实,不论是默默耕耘的普通人还是光环加身的明星,睡眠面前,人人平等。

那些白天坚强的中年人,有多少是暗夜里脆弱的失眠者?

01

在苏州做了十多年小商品外贸生意的庄先生,去年拿出全部积蓄建了自己的加工厂。

“赌一把,就是想把生意做大点,带着手下这批跟了自己十来年的老伙计,奔个好前程。”

今年3月份,新一轮中美贸易战开始打响。

新工厂还没来得及开工,就陷入了停产。

也是在这一天,庄先生开始失眠。

“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,工厂开不了工,建厂按揭的银行贷款却不能断供。”

庄先生卖掉了早年间在苏州购置的一套两居室,可也只够解燃眉之急。

“现在的念想就是这场贸易战早点结束,自古以来不管打得什么仗,苦的都是老百姓。”

“晚上睡不着觉,一闭上眼,脑子里就是那班跟了自己十来年的老伙计。”

庄先生每个白天依然会准时出现在工厂,做出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,和员工们拉拉家常,偶尔也谈工厂的前景。

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,却也没把握熬过这个酷热的夏天。

人到中年不自由,一举一动牵扯的是一个家庭,一个公司。

02

当熹微的晨光从窗帘链接处的缝隙洒进卧室时,张燕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这个季节,这样的光线,说明时间正好在6点左右。

张燕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,穿上软底拖鞋,静悄悄走出卧室,再轻轻带上门。

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因为在过去的一年里,她已经重复了三百多次。

自从怀孕以后,张燕就开始失眠。现在宝宝三个月了,失眠却一点也没有好转的迹象。

她上网查询过资料,也打过心理咨询中心的电话。结论是妊娠失眠在孕妇当中属于常见症状,医生建议进行自我减压和心理调节。

张燕试着跟老公交流,得到的回复是,“哪个女人没生过孩子,我怎么没听过谁像你这样,一定是你自己想多了。”然后耳边就响起了老公有规律的打鼾声。

孕期的张燕变得极其敏感,夜间一丁点风吹草动都能将她惊醒。宝宝出生以后,因为孩子夜奶、夜闹,她算是彻底告别了原本尚能零碎的睡眠。

产假结束后,张燕因为长期失眠身体吃不消,无奈辞去了做了数年的工作。失去了工作,也就失去了向老公抱怨的底气。

张燕开始一再推迟上床的时间,有时候甚至会窝在沙发上看着孩子过一整夜。似乎对于她来说,失眠已经渐渐成为一种主动的选择。

只要不上床,就代表白天还没有结束。

张燕已经失去了独自面对漫漫长夜的勇气。

中年女人的难,不仅在于孩子不听话,更在于家人不理解。

03

凌晨三点,苏富贵看着趴在病床边入睡的妻子,忽然就湿了眼眶。

跟他忠厚木讷的面相一样,苏富贵本不是一个容易情绪化的人。快递员的工作难免日晒雨淋,焦灼的太阳早就烤干了他内心的柔软。

苏富贵没敢吭声,他害怕惊醒妻子,让她看见自己又失眠了。

他不知道怎么回应妻子那种焦急又无助的眼神。

如果事先预知小偷身上带了刀,自己还会追上去帮那个女孩抢回钱包吗?

那些不眠的长夜里,苏富贵不止一次在内心追问过自己。

可能不会吧。

虽然事主女孩带着“见义勇为”的锦旗来医院探望时,病友们都赞他一句“英雄”。但是苏富贵心里明白,这句“英雄”真的太沉重了。

不仅因为住院要花钱,更因为躺倒的这一个月,他和妻子两个人都没法去干活。九月份儿子就要开学了,这么一折腾,下半年的学费也就没了着落。

中年人的生活,是哪怕站着累死,也不能躺着苟活。

04

豆瓣网上有个小组,名字叫做“睡吧—和失眠说再见”。

截至现在,加入这个小组的成员达到了22122人。

阿娇就是这两万多人中的一员,她在小组里分享了自己的失眠历程。

从高三开始,阿娇的睡眠就一直不好。那时候,是因为学业的压力。

“高考前一个月,我基本每晚只能睡2个小时。”

当时,阿娇以为这种失眠只是阶段性的,就没有太在意。等到上了大学之后,她才发现高三时的失眠经历,仿佛打开了人生中的那个潘多拉魔盒。

“每个礼拜都有几天睡不着,严重的时候就是整夜清醒着,一秒一秒地数着数等天亮。”

有时候是因为隔壁宿舍的同学不小心敲了一下墙壁,有时候是因为老师布置的作业没写完,有时候是因为白天家里打来了一通电话……

所有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,都能让阿娇彻夜难眠,或者中途醒来就再也无法入睡。

学校心理咨询室的老师告诉阿娇,她有比较明显的抑郁症倾向。

阿娇并不奇怪,一个经年累月每晚只能睡两个小时的人,能不抑郁吗?

工作后,阿娇的经济条件有所好转,她辗转跑了市里多家医院。看过西医,也看过中医。吃过氯硝西泮安定片,也喝过叫不上名字的中药调理身体。

“一开始那几天,好像有点效果。可过不了一个月,一切又恢复原样。”

在一年四季里,阿娇最喜欢夏天。

因为夏天的夜晚最短,白天最长。

“十五年了,其实某种程度上我已经习惯了失眠。不再去纠结今晚睡不睡得着,反正这又不是我能决定的。”

阿娇说自己的心态,这两年好了许多。

与此同时,她意外发现伴随多年的重度失眠,竟然也随着心态的变化开始好转。

“很多人会出现一种睡眠焦虑,或者说叫睡眠恐惧,就是一到睡觉的时候就担心自己失眠,结果越来越睡不着。”

资深神经科主任医师张中发研究失眠课题已有多年,他说,对于失眠者来说,放松心态永远是最重要的,有时候需要一点阿Q精神。

“就算哪一天因为睡眠不足猝死,也值了。因为我醒着的时间加起来,也够得上普通人的一辈子了。”

在分享的最后,阿娇还开了一个玩笑。

中年人的一天,是哪怕彻夜无眠,白天也要强颜欢笑。

05

大家或许还记得这样一则新闻。

2016年9月16日,艺人乔任梁在上海家中自杀身亡。

乔任梁的经纪人在事后采访中曾说,“再多安眠药也不能让他在凌晨三点前入睡,医生诊断为重度焦虑。”

失眠,远不仅仅是失眠。

每一次的彻夜难眠,都是白天的压力、焦虑、孤独累计到无法宣泄的结果。失眠只是这一切心理困境的生理呈现。

而失眠的结果,又往往反过来加码焦虑和抑郁的分量。

就像是一条永远没有尽头的莫比乌斯带,失眠者只能一次次沦陷在这种循环当中。

玛丽莲·梦露、三毛、张国荣、乔任梁……

失眠和抑郁的死亡名单,可以开到无限长。

幸运的是,在同失眠的持久战中取得阶段性胜利的名单,同样也可以开到无限长。

崔永元白岩松、周润发、周星驰……

去年3月,相关组织曾发布《2017年中国网民失眠地图》。在全国362个城市收回的8500多份有效问卷中,有4/5的参与者表示曾有过失眠的经历。

马尔克斯在《百年孤独》里写道:

“失眠症是时疫性疾病,最初集体失眠的当地人非但不恐慌,竟然还觉得快活!因为那时马贡多有许多活要干,时间不够用。有的人想睡觉,但不是因为困倦,而是出于对睡眠的怀念,他们为此想尽了一切办法。”

从魔幻世界回到现实。

失眠,是高速发展的中国,为我们留下的时代焦虑。

一切都太快了,快到白天不够用,快到晚上不敢睡。

今天的中国,失眠确实如时疫一样在人群中肆意蔓延。

但失眠者却没有马尔克斯笔下那种“毫无倦意的快活”,对于他们来说,每一个睁眼熬过的长夜,都是在悬崖边的独舞。

如果说黑影是白天的影子,那么失眠就是黑夜的影子。

中年人的两难,就在于无处可逃。他们必须一面逼着自己,撞向焦虑的白天;一面硬着头皮,撑过孤独的长夜。

人到了中年,灵魂不敢睡。

本文标签: 阿娇 白天 是因为

用户评价

评论内容不能为空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www.stchjx.cn All right reserved. 青山知识文库网

备案号:粤ICP备17105938号-2 | | 网站地图

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爱好者及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,立即处理。